• 江苏饮食文化:独成一派的江苏菜系

    金顺官方网

    2021-03-26

      2021-02-2617:27新发展阶段是我们党带领人民迎来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历史性跨越的新阶段。新发展理念是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从六个维度与“四个自信”深度同构。2021-02-1015:13在全国广泛动员开展的精准识别“回头看”重要举措,是中国扶贫开发的实践创新,在国际范围内也属首创。

      但自打“上岗”以来,纸吸管遭到各地消费者的“嫌弃”。在社交媒体上,关于“纸吸管”的讨论纸越来越多,吐槽声逐渐盖过了支持环保的表态。

        复苏前景仍具不确定性  IMF表示,全球经济复苏前景依然充满高度不确定性。部分国家由于出现了新一轮疫情和变异病毒加速传播,再次采取了封锁措施。加之疫苗分发的不均衡,给全球经济复苏之路蒙上阴影。  “世界经济复苏进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未来几个月疫苗推广速度和病毒控制的程度,各经济体政策支持力度也很关键。

    江苏饮食文化:独成一派的江苏菜系

    做为我国的鱼米之乡,为江苏的饮食文化提供了很多有利的。 都说民以食为天,饮食文化也一直是中国有名传统文化,江苏的地理位置和当地人民的才智使得江苏菜得到了认可。

    而江苏的菜系也成为了汉族八大菜系之一,下面的江苏文化和小编一起来了解江苏的饮食文化吧。 是我国东部沿海经济比较发达的省份之一。 境内除少量丘陵山地外,多数是沃野,灌溉便利,农业多精耕细作,粮食产量较高。 中部皆以生产水稻为主,南部多养蚕桑,北部接近,亦多产小麦和杂粮。

    习惯上将江苏南部,即以为中心、包括长江三角洲南部和大湖地区称之为苏南。 长江以北称之为苏北,靠近山东部分(即、港地区)又称徐海地区。 徐海地区饮食习俗受山东影响比较大。 苏北地区的饮食习俗可以为代表。

    扬州历史悠久,早在秦汉以前,这里已是长江下游的中心城市之一。

    隋唐时代,扬州又是最繁华的都市之一。 扬州紧靠运河,为旧时的水陆要冲。

    这里聚居着许多富商大贾。

    扬州又是着名的文化城,有“海内文士,半在维扬(扬州)”之说。

    无论是富商还是文士,都特别讲究饮食。

    扬州菜制作精细,炖、焖、煮、烧突出,讲究原味,口味清淡,甜咸适中,苏北地区在饮食上很有特点,后文将有详述。 由于苏北地区与苏南地区交往频繁,饮食上也互相影响,因而在饮食习俗上,也存在着不少共同点。 以苏州力中心的苏南饮食风俗圈,其影响远较行政区域的“苏南”为大。 民俗的形成与传播往往受地理、交通、通信、文化等方面的制约,因而同自然地域关系更密切些。 苏南的饮食风俗更是如此。 苏南地区的饮食风俗,历史悠久,有着浓郁的文化色彩,多姿多彩又具有独特的风格,在中外饮食文化史上享有盛誉。

    研究这个地区的饮食风俗,不仅对我国汉民族饮食文化研究具有重要意义,而且对中、西方饮食文化的研究有着积极作用。 苏南古为吴地,苏与吴、虞在甲骨文里是相通的。 究其源,此三字均像鱼、从鱼,而“鱼”的古读音至今仍保留在吴语之中。 苏、吴、虞三字最初也读“鱼”音。 究其原因,都与吴地先民的饮食有关。

    吴地包括流域在内的广大地区,鱼是这地区最大宗的上产,渔猎时代,自然成为吴地先民的主要食物,进而成为吴地族群最突出的崇拜物,成为族称、人名,乃至地名、国名。 苏州便是最早以“鱼”(吴)来代表自己的族名(古吴族)、国名(吴国)、市名(苏州市)及人称(吴地第一人称代词仍用“吴”音)。 由此可知,鱼在吴先民饮食中的地位。 而且,先民中的这一饮食传统,一直沿袭传承至今。

    《博物志》载:“东南之人食水产……食水产者,龟、蛤、螺蚌,以为珍味,不觉其腥臊也。 ”南宋《梦粱录》一书记载:“越为吴分野,风俗大略相同。 ”可见南宋时,江浙两地的风俗仍是一脉相承。

    直至今天,太湖流域吴语地区各种风俗习惯仍基本相同。 特别是食俗,如岁时、礼仪、信仰等方面的饮食风俗,更为接近。 苏南地区饮食习俗形成较早,特色鲜明突出。

    太湖流域种植水稻已有七八千年的历史。 公元前4000~4500年,吴地先民不仅会栽培粳稻和籼稻,并已能加工成糙米,这就证实大湖流域的先民当时的日常饮食已以稻米为主食了。 其次从出土的动物残骨可证明当时渔猎生产也相当发达。 先民们在原始森林里猎取梅花鹿、四不像、野猪、牙樟,从河湖捕捞鱼、龟、鳖、蛤蜊、螺蛳等作为日常的食物或主要菜肴。

    再次,杏、梅、桃等水果和菱等,已作为人们日常饮食的补充食物。

    这样的饮食习俗格局一直传承至今天。 太湖流域,鱼多且佳,苏南以鱼类力日常菜肴。

    春秋末年,太湖地区有位着名的老厨师公,是烹制鱼馔的高手。

    吴王僚喜食炙鱼,吴公子光欲篡位,请猛士专诸赴太湖向大和公学“炙鱼”,三月得味。 在宴饮之时,专诸作为厨师,置匕首于炙好的整鱼肚中,献于吴王僚,当场刺死了吴王僚。 这便是历史上着名的“专诸刺王僚”。

    这也说明,当时的烹制技艺已相当复杂、高超了。 吴地民间还有个传说,吴王阖闾之女滕玉极爱食鱼。

    一天吴王食鱼时觉得味鲜美无比,便将鱼送给女儿品尝,而谁知腾玉见是吃剩之鱼,误以为父亲以剩鱼污辱自己,竞自尽。 此虽属传说,也可见当时人们喜食鱼撰之一斑。 稍后,晋代张翰见秋风起而忆及家乡吴地的“菰菜莼鲈”,成为赞美吴地美食的千秋名句。 至隋,吴地着名水产名菜“蜜蟹”已成为有名的贡品,口味略甜,有奇香(见《大业拾遗记》)。 唐代吴越有一种鱼肴玲珑壮丹鲊,制作精美。 可以看出,吴地日常饮食中的水产菜肴,在烹饪技艺上,越来越精细讲究。

    除此之外,由于水产丰富,鱼类品种繁多,每月都有时令鱼鲜上市。 如:一月塘鳢鱼,二月桂鱼,三月甲鱼,四月鲥鱼,五月白鱼,六月鳊鱼,七月鳗鱼,八月鲃鱼,九月鲫鱼,十月草鱼,十一月鲢鱼,十二月鲭鱼(以上月份皆指农历,下同)。

    不仅如此,吃起来还有一番讲究:塘鳢鱼要吃面颊上的两块肉,桂鱼要清蒸,鲫鱼烩汤,鲢鱼吃头,鲭鱼吃尾,鲃鱼吃肝(俗称肺)。

    名外的松鼠桂鱼、白汁圆菜、莼菜入塘(鳢)片、鲃肺汤、黄焖鳗鱼是这些时令鱼肴中的佼饺者。 更需一提的是,苏南地区的喜庆筵席,无论是在高级餐馆,还是在家中,也不管筵席菜肴的多少,整个筵席的最后一道菜,必是一条整鱼。 只要整鱼一上,大家便知菜已上齐,筵席已到尾声。 “鱼”意味着筵宴结束,又寓意吃而有余(鱼)。 由此我们也可知水产鱼肴在苏南食俗中的地位。

    苏南人口味清淡,忌食辛辣之物,特别讲究保持食物、菜肴的原色原味。 还特别注意色彩的协调、清淡,尤忌大红大绿,否则会被称为“乡气”、“俗气”。

    还讲究食物菜肴的实用性、观赏性、艺术性三者统一。 这一点在苏式船点船菜中体现得最鲜明。

    船菜不加味精,不拼花盘,味道又绝无雷同。

    菜肴精细异常,数量却不多。

    有的菜仅够一人一箸一匙。 正因为其只能浅尝,方使食者细嚼慢咽。 得以品出每种菜的真味,俗称“多吃少滋味,少吃多滋味”。

    此外,苏南食俗还注重食物造型并保持原形的特色,形象逼真。 松鼠桂鱼一菜肴,运刀百下,但刀刀相连,从整体上看仍是一条完整的桂鱼。 苏式蜜饯中的“雕梅”,用特制的小刀在腌制好的青梅上划六刀,但看不出任何刀痕。 划好后浸渍在蜜中,仍是一只完好如初的大青梅。

    然而,用手指顺着划过的刀纹轻揪慢拉,六条刀纹可组合成一只青碧透翠、玲珑剔透的铁空花篮,去掉中间的核,食用前在“花篮”正中放进一颗红樱桃,色、香、味、形俱佳。 吴地尚白,这点对吴地菜点的风格有一定影响。 水乡泽国,很多活动是在船上进行的。 受船上场地的限制,菜点制作以少、精为主,很少大炒大爆。

    烹制方法以炝、焖、煨、焐等为主。

    烹饪大多不用很多的辅料、调料,讲究菜肴的原汤、原汁、原味、原色。

    不仅如此,苏南食俗很讲究饮食外部的文化,即讲究优美的饮食环境、精美绝伦的饮食器皿,讲究时令、饮食时尚等。

    明代中叶以前,苏州的饮宴以船筵为代表,士大夫、官宦、市民喜乘船宴游,船菜、船点成为苏式食品的主要美食之一。 明中叶后,苏南经济繁荣,商贾云集,苏州又成为“吴门画派”的发源地。 饮食场所与工艺、雕刻、园林、盆景、音乐、建筑、书法、绘画、装璜结合起来,形成了具有鲜明地方特色的楼、堂、馆、肆。

    《桐桥倚棹录》:“……以斟酌桥三山馆为最久……烹饪之技为时所称。 遂改置凉亭、暖阁,游者多聚饮于其家。

    ”又于“接驾桥楼遗址筑山景园酒楼,疏泉叠石,略具林亭之胜……冰盘牙箸,美酒精肴。 客至则飨以佳荈,此风实开吴市酒楼之先。

    ”这种集文化艺术、水乡特色于一体的东方饮食文化,使人们在进餐时得到的不仅是物质上的享受,而且是精神上的一种美的陶冶。

    江苏饮食文化:独成一派的江苏菜系

      调研发现,在职业难题的选择中,%的外卖配送员选择“交通事故风险大”。

      原标题:高等职业学校可自主设置专业  教育部近日印发《职业教育专业目录(2021年》。新版《目录》按照“十四五”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和2035年远景目标对职业教育的要求,在科学分析产业、职业、岗位、专业关系基础上,对接现代产业体系,服务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统一采用专业大类、专业类、专业三级分类,一体化设计中等职业教育、高等职业教育专科、高等职业教育本科不同层次专业,共设置19个专业大类、97个专业类、1349个专业,其中中职专业358个、高职专科专业744个、高职本科专业247个。

    江苏饮食文化:独成一派的江苏菜系